发毒

发布于 2018,09,23  134 次阅读


今天,也是和平的一天啊。

……

今天,我要刨一个坟。

尽管我不知道我要埋葬谁。

只是今天,不知道为什么,我再也看不见大酱了……

妖精,是自然力量的化身。

所以即使死掉,在那些维持秩序的巫女和妖怪那里,也是无关紧要的吧。

但是啊,我啊,可是离不开大酱的啊。

现在的我,蹲在一个简陋的破方石头前面,用树枝哗啦着字。

慧音老师说我很笨,考试连作弊都不会,她说,“你抄大妖精的无所谓,但是你抄半天除了大妖精的名字写对了,别的字抄都抄不对,你让我咋教你……”

其实老师不能怪我,因为我除了我的名字,只会写大妖精三个字。

现在那个破石头前面,就有一个用树枝哗啦出来的“大妖精”三个字。

没有人在意是不是少了还是多了一只妖精的。巫女不会,魔法使不会,圣人贤者都不会。

但是我会。

我能看见许多的妖精被那个巫女,被那个魔法使退治掉。她们干那些事的时候,没有任何情感上的波动。

因为我们是妖精,就算死了很快也会再生。

但是啊,为什么我们就必须要忍受这种痛苦?

为什么我就必须要眼睁睁看着大酱消失,然后经历再次轮回才能见到她。

而且那时候她很有可能不认识我了。

冬天,现在是冬天。

即将到来的是几天的暴风雪。

湖面已经完美结上了冰。

那个巫女死都不会出门半步的。

我站在神社的屋顶上,看这个越来越厚的积雪。

为什么,要让我承受大酱消失掉的痛苦?

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弱小与无能?

还是说,有权力的统治阶级们,才能够对那些卑微的下级生命施以暴虐?

风雪,慢慢蔓延,变大,神社周围的山已经银装素裹。

这种天气,那个魔法使也不可能出来找这个懒惰的巫女吧。

慢慢地,我感觉到自己的血液,被冻结。

还有一团火焰,在冰上燃烧。

太阳不会升起了,这里已经是冰雪的世界了。

夜幕,降临了,神社里,那个巫女没有任何打算出来看看房顶的意思。

看来是对自己的神社很自信嘛。

神社屋顶的积雪尽管很厚,但是貌似还不能威胁到那个巫女。

我最怕火,毕竟我是一个冰之妖精。

但是,现在的我,被心里的火驱动着,手上的冷气在极速凝聚。

罪恶的巫女,你没资格活着。

冰刺,在神社屋顶的积雪上,如同火焰燎原一样子,瞬间神社屋顶上,结出来了半米厚的冰盖。

我听见了,神社在呻吟,原本结实的木质结构在咯吱咯吱,神社的房梁在冰盖和风雪的挟持下。

缴械投降了。

我在废墟里寻找,最终找到一片红色的雪。

我没有错,我没有任何的错。

哦对了,那个森林里,还有一个魔法使。

她是那个巫女的帮凶。

她是虚伪的,表面上帮助妖精,跟妖精相处融洽。

实际上,和那个巫女一样子,没有怜悯。

我很蠢。

我不需要思考。

我只需要这团火焰,代替我的脑子。

也许我需要一个真正的火把。在神社地板下面,我刨动着,在一片暴风雪下面刨着,我的手指出血,我的胳膊和手的颜色已经变青。

火把,最终我找到了那个火把。

那个沾血的、地狱的火把。

地狱的火焰,在暴风雪之下,依然熊熊燃烧。

直视火把的火焰,就如同我在直视我内心的火焰。

我说了,我没有错!

火把引燃神社的残骸,地狱的火焰无法被熄灭,只能不停舔舐这神社和那个巫女的残骸。

她的神社,就是她自己的坟墓。

多么渺小啊,人类,在大自然面前。

火把的火焰,让我疯狂。

我飞到魔法森林,那里有那个魔法使和那个人偶使的房子。

自以为是的家伙,已经无人能拯救你们了。

地狱的火焰,燃烧了这片森林。

本来很明显的大火,被暴风雪掩盖着,根本没办法看见。

而火把,在燃烧玩整片森林之后,熄灭了。

我累了,真的累了。

我心中的火焰,也熄灭了。

我的愤怒,有意义吗?

两个魔法使,一个巫女,对这个世界,真的那么需要吗?

我果然还是很蠢啊。

几根冰刺,在我愣神的时候,刺瞎了我的双眼。

我的手,我的脚,已经被风雪冻的坏死了。

弱小无能的愤怒,果然还是什么也改变不了了。

我的眼睛无法看见最后的风雪。

大自然,也成为了我的坟墓。
44729558_p0-1.jpg

木柴酱的Blog